TOP

软埋

作者:方方   作品类别:文学电子书  本书网址:http://www.xshulin.com/49/1604921.html
喜欢优秀作家方方的作品,请关注右下角“小树林读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方方的其他作品信息。



简 介:站在每一个人物的角度说话,而不是站在写作者自己的角度去说一厢情愿的话。我的这部小说,只是想通过人的命运或那些导致命运转折的细微事件,来提醒人们,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方方《软埋》是方方*的长篇小说,也是她*好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的人物不多,情节也不算复杂;结构非常有意思,现在的故事正着讲,过去的故事反着讲,读起来有一种很特别的感受。《软埋》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你也许急于把它看完,也许正相反。 
本书简介:
  《软埋》讲述了一个女人命运的故事。四五十年之间,她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一个失忆的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却没有了知觉的植物人。她的故事里包含了太多的伤痛和宽容,太大的失落和满足,太详尽的记忆和太彻底的遗忘。作者没有落入社会批判的窠臼,而是立足于更高的角度,挖掘决定人物命运、历史进程的复杂因素,找出那些蛛丝马迹然而举足轻重的细节,使作品具有强烈而独特的文学力量。
  作者简介:
  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生于南京。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为湖北省作协主席、专业作家,中国作协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乌泥湖年谱》《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中短篇小说集《风景》《桃花灿烂》《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万箭穿心》《涂自强的个人悲伤》,随笔集《到庐山看老别墅》《汉口的沧桑往事》等。曾获得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华语传媒大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多种奖项。多部小说被译为英、法、日、意、葡、韩等文字在国外出版。
  目录:
  第一章
  1.自己跟自己的斗争
  2.河流的声音
  3.她习惯独自待着
  4.有些东西与她不弃不离
  5.毒刺被拔走了
  6.她内心空旷得只有时间
  7.我不需要回忆
  8.“钉子”这两个字
  第二章
  9.我带你回家
  10.是且忍庐还是三知堂?
  11.我记得是红色的 第一章1.自己跟自己的斗争2.河流的声音3.她习惯独自待着4.有些东西与她不弃不离5.毒刺被拔走了6.她内心空旷得只有时间7.我不需要回忆8.“钉子”这两个字 第二章9.我带你回家10.是且忍庐还是三知堂?11.我记得是红色的12.是枪托打的13.这就是黑暗之深渊 第三章14.在面馆里遇到老乡15.活着,就是他现在的事16.到南方去 第四章17.青林的惊愕18.一个藏有秘密的人19.她的灵魂不在现世20.一只破旧的皮箱 第五章21.灰光里的台阶22.不,不是这样的!23.地狱之第一:河流里的嘶喊24.地狱之第二:船在水中旋转25.地狱之第三:山路上的狂奔 第六章26.人生不忙碌也同样会倦意深浓27.柏杨坝的大水井28.一个家族的故事29.在万州吃烤鱼30.青林瞬间被改变了心情31.尘埃就是尘埃32.且忍庐?33.矫枉必须过正 第七章34.地狱之第四:西墙的美人蕉下35.地狱之第五:花园里的软埋36.地狱之第六:最后的晚餐37.地狱之第七:有人送来口信 第八章38.这个背影怎么这么熟悉?39.你确认见过他爹?40.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走完了 第九章41.地狱之第八:让我死吧!42.地狱之第九:这命又有什么意义?43.地狱之第十:哥哥你在哪里? 第十章44.青林开始了阅读45.父亲难道姓董?46.生活又重新开始了47.无名氏48.青林被吓着了49.我很想娶丁子桃50.推测和疑惑 第十一章51.地狱之第十一:我要去找哥哥52.地狱之第十二:仓皇的行走53.地狱之第十三:一切成为灰烬54.地狱之第十四:爸妈就靠你了55.地狱之第十五:说你是陆家的人 第十二章56.天啦,丁孃孃是你的母亲?57.晴雯是个丫头58.好漂亮的飞檐翘角59.软埋60.三知堂61.疯老头62.这段历史要怎么说呢? 第十三章63.地狱之第十六:具保书64.地狱之第十七:牡丹的被面65.地狱之第十八:地狱之门 第十四章66.底层的暗道67.有些事上天不想让人知道68.我不要软埋69.悲伤从骨头里出来 尾声70.有人选择忘记,有人选择记录 后记:我们不要软埋前言后记:我们不要软埋
  很多年前,一个女孩子下海做生意,在她最为艰难的时候,坐在慢行的火车上,读到了我的小说《风景》。她觉得自己被震撼到了,这小说给了她力量。她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认识这个作家。
  后来她成功了。成为了富人队伍中一员,并且在武汉当时最早的别墅区买了房子——一幢漂亮的小楼房。她把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接到自己的新居。母亲一进门,就战战兢兢地说,要不得呀,分浮财的要来的。
  我听她说这番话时,她的母亲已经患老年痴呆症好些年了。
  像所有的朋友交往一样,慢慢的,我们熟悉起来,聊天越来越深入。我不太懂她的商业,但我知道她是真会做生意。她的投资几乎很少失败,在这个方面,我真觉得她是个天才后记:我们不要软埋很多年前,一个女孩子下海做生意,在她最为艰难的时候,坐在慢行的火车上,读到了我的小说《风景》。她觉得自己被震撼到了,这小说给了她力量。她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认识这个作家。后来她成功了。成为了富人队伍中一员,并且在武汉当时最早的别墅区买了房子——一幢漂亮的小楼房。她把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接到自己的新居。母亲一进门,就战战兢兢地说,要不得呀,分浮财的要来的。我听她说这番话时,她的母亲已经患老年痴呆症好些年了。像所有的朋友交往一样,慢慢的,我们熟悉起来,聊天越来越深入。我不太懂她的商业,但我知道她是真会做生意。她的投资几乎很少失败,在这个方面,我真觉得她是个天才。与此同时,我见到了她的母亲,一位皮肤白皙的老太太。在不经意时,她的母亲会成为我们话题的主角。她谈到母亲当年只身从四川逃出,谈到母亲出逃途中孩子死在自己身边,谈到母亲给人做保姆而得以风平浪静地生活,谈到母亲搬进她的别墅时的紧张和恐惧。而她的丈夫则告诉我说,他们在好长时间里,经常能听到她母亲在半夜里喊疼呀疼。疼的地方在背部,当年被枪托打的。她说,母亲即使得了老年痴呆症,仍然多次清晰地表达说:我不要软埋!我小说里写到的土改部分,正是她母亲经历过的一段历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居住四周无数邻居的家人,无数无数,也都共同经历过。他们的人生各不相同,但他们身后家人的不幸却几近相同。而株连到的子女们,亦都如前生打着烙印一般,活在卑贱的深渊之中。这些人数,延展放大开来,难以计算。当一个人成为地富反坏右分子,或成为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那就意味着你的人生充满屈辱。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刻至骨。盖因为此,当一切平复之后,当“成分”(年轻人可能都没听说过这两个字,但它曾经是我们成长中最重要的参数)不再成为好人和坏人之分的标识之后,当他们从幽暗的深渊下走出来之后,他们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更愿意选择把那些没有尊严的日子、把那个伤痕累累的私人经历深藏于心。不再提及,不再回想,也无意让后代知道。仿佛说出这些,便是把自己结痂的创伤撕开来让自己重新痛。而这痛,就是那种痛不欲生的痛。两年前,朋友的母亲去世了。火葬时,她为母亲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觉得她这样做毫无意义。但她却坚持这样做了。她对我说,我妈多次讲过她不要软埋,我一定要满足她的愿望。而这一次,我突然被“软埋”两个字击中了。心里顿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那一整天,我都在想这两个字。我仿佛看到一个黑洞,深不透底。永远有人想要探究,却也永远无法探究清楚。甚至,人们连基本的轮廓都看不到。时间何止无言,它还无色无声无形,它把人间无数都消解一尽。那就是软埋呀,我想。我跟朋友说,我要写一部小说,这小说的名字就叫《软埋》。我最初为自己找到的,就是这个小说题目。然而,从什么样的角度、怎样处理这样一个题材,小说人物以什么样的方式出场,以什么样的结构方式来完成我的表达,用什么样的语调来营造氛围,我还面临着如此等等的问题。我一节一节地开头,否定再否定,好像是不停地在推门进门,推过很多扇,走了好多死胡同,然后终于找到我要进去的那个入口。写作真是一件让人永远兴奋的事。而在这兴奋之中,你的内心会生出另一种自由。你根本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甚至完全不曾产生孤独和寂寞。你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敲击,就仿佛是你在与整个世界对话。便是在这期间,我接到一个电话。内容是请我为L诗人的诗集参评鲁奖推荐帮忙。我拒绝了。由此引发了一场“战事”。而另一位诗人T,亦在这期间就职称事宜对我进行短信辱骂以及人生威胁。于是,这“战事”便成了一场混战。我仿佛成了一位“双打”选手,在猝不及防中开了一场“自卫反击战”。这是我人生从未有过的经历。“战事”的时间很长,波及亦广。它让我意识到,这其实并非我与某一两个人的事,而是我与某一类人之间的事。迎面而来的便是诸多杂芜,所耗费的是精力和时间。《软埋》的写作,便只能放下。一年的时间都过完了,历经艰难,直到2015年7月,事情告一段落。T诗人被上级处理,而我也了结掉一桩事。至于L诗人告我侵犯其名誉权的官司尚未结束。而此时,我也想得很清楚,无论胜败,都不重要。是非曲直都摆在世人面前,如果大家都看得清楚的事,而法官偏偏看不清楚,你便是铁证如山,也是枉然。L早早就对记者说,他肯定赢,法院就在他家楼下。如此这般,如果广州的法官一定要让L诗人赢,你除了无奈,也就只剩无奈。这样想过,就觉得再在此事上耗费时间已无意义。他们好意思让L诗人赢,我又有什么不好意思输呢?我想。七月,我住到了武汉江夏郊区,开始闭关写作。我迅速让自己重新回到一年多前我在深圳的写作状态。江夏的环境清静,空气良好。我每天中午开始工作,一直到凌晨两点。早上则睡到十点之后起床。路遥似乎说过一句话:早上从中午开始。这句话,只有我们这类写作人闻之会心。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个多月,软埋两个字,就像鬼魂一样追逐我。一些杂乱的声音,成天在我的耳边响:不要软埋不要软埋!每天傍晚,我都会沿着湖边去散步,湖水中和树林里,也总像有奇怪的喊叫:我不要软埋。我们不要软埋。常常让我自己好一阵毛骨悚然。九月底,我终于完成了小说的初稿。之后进入漫长的修改期。调整、修改,再调整,再修改,断断续续地一直改到了年底。在时间跨度长达三年的写作过程中,“软埋”两个字,就如同种子,也深埋进了我的心里。它们随着我的写作的进展而生长,一直长成了一棵树。根系越来越庞大,树冠越来越繁密。它也让我的心头越来越沉重。无数的人影在我眼边闪来晃去。他们中有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他们彼此的兄弟姊妹,一次一次,不厌其烦地走出来,与我的小说人物重叠。我回忆起他们生前很少说起自己的家事,与自己的亲人也少有来往。他们是地主的儿子和官宦家的女儿。他们用缄默的方式,来软埋自己成长的背景。让我们对自己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这一代人,几无了解。除了祖父,因有一张报纸记录了他被日本人杀死的过程,让我们略知一二外,其他人,尽管是至亲长辈,我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写着并回想着,在理解他们的同时,同样也去理解青林和他的父亲。是的,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不愿意把他们背了一生的历史包袱,又传递到我们背上。如此,沉默便是他们可以选择的最佳方式。唉,人死之后没有棺材护身,肉体直接葬于泥土,这是一种软埋;而一个活着的人,以绝决的心态屏蔽过去,封存来处,放弃往事,拒绝记忆,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有意识,却都是被时间在软埋。这种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对于这一切,我这样的一个写作者,又能做些什么呢?因为,是否被软埋,更多的时候,根本就由不得自己。如此,我所能做的,就很简单了。我老老实实把我所知我所感我所惑我所痛写出来。我让我的写作成为一种记录,表达出我曲折和复杂的心情,就够了。正是在写这个后记期间,我接到广州中院的判决书。不出预料,L诗人赢了官司。正像他之前所吹嘘的:法院果然在他家的楼下。这个结果,跟我们生活的时代,十分匹配。而于我来说,则微不足道。人性中最幽暗最肮脏的东西,我已经看得十分清晰。相比起我的小说即将出版,它只是落地之尘,可以无视。朋友母亲即使在最混沌不清的时候,也能说出这五个字:我不要软埋。我想,是的,我们不要软埋。 《华西都市报》
  在中国的女作家群体中,湖北女作家方方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存在。她拥有直率的性格,敢于在公共平台上,说出自己的观点。哪怕惹上麻烦,也毫不畏缩。她的很多作品,风格都偏犀利清冷,敢写出普通人、底层人最无情、最悲惨的人物关系和人生境况,同时也没有失去达观的人生态度。她还尤为关注历史题材,有大智慧,无小矫情。如在小说《武昌城》中,她以1926年北伐战争武昌战役为中心事件,再现当时的历史情境。描写了战争的惨烈,人性的袒露,理想和友情的强大力量以及不同信念、不同性格之间的冲突和契合。青年的激情和懦弱、少年的天真和早熟,在她的笔下,得到充分的展现。
  在长篇新作《软埋》中,方方用她特有的犀利、冷静,去追索历史阴影,让很多读者深受震动。包括一些作家、诗人,也深表感慨。《青年作家》杂志主编、著名诗人梁平,读《华西都市报》在中国的女作家群体中,湖北女作家方方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存在。她拥有直率的性格,敢于在公共平台上,说出自己的观点。哪怕惹上麻烦,也毫不畏缩。她的很多作品,风格都偏犀利清冷,敢写出普通人、底层人最无情、最悲惨的人物关系和人生境况,同时也没有失去达观的人生态度。她还尤为关注历史题材,有大智慧,无小矫情。如在小说《武昌城》中,她以1926年北伐战争武昌战役为中心事件,再现当时的历史情境。描写了战争的惨烈,人性的袒露,理想和友情的强大力量以及不同信念、不同性格之间的冲突和契合。青年的激情和懦弱、少年的天真和早熟,在她的笔下,得到充分的展现。在长篇新作《软埋》中,方方用她特有的犀利、冷静,去追索历史阴影,让很多读者深受震动。包括一些作家、诗人,也深表感慨。《青年作家》杂志主编、著名诗人梁平,读完小说后,这样评价道:“对人性的拷问竟是如此的锋利。”一个叫丁子桃的女人,患有失忆症,她没有任何亲戚,只有丈夫和一个儿子。每当她努力想回忆过去,她的丈夫就强烈建议她不要试图回忆,宁可完全忘记过去,对她才是有好处。丈夫去世后,儿子为她购买了一幢别墅。这刺激了她,在大脑深处几乎被遗忘的惨痛,又浮现出来:原来丁子桃原名胡黛云,在多年前是一家大户人家的儿媳妇。这家人因为担心被批斗就决定一起自杀。只留下胡黛云受命照顾年幼的孩子,从密道中逃出。坐船时,家里的长工富童为了胡黛云的丫头小茶,弃船而去,胡黛云和儿子落入水中,儿子丧命。胡黛云被人救起后失忆,有了新名字丁子桃。之后她遇到一个医生,与之结婚,生下儿子吴青林。吴青林在母亲的反常表现中看出端倪,并通过资料发现越来越多令他感到震惊和压抑的历史往事。但他感到无力承受复杂纠结的历史真相,最终选择了逃避和遗忘。在这部名为《软埋》的小说中,方方讲述了一个被掩盖的历史伤痕,几十年后逐步被部分揭开的过程。最初的阅读感受是,跟“软埋”这个词带来的悲剧气息一致,故事悲凉、惨烈,令人感到沉重和压抑。这种残酷,隐藏在当下生活的平淡和普通的河流下,强大到连爱情、伴侣、亲情都几乎穿不透。《软埋》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结局。带着巨大秘密的人竟然像所有平凡的人们一样,默默地死去了。失忆女主角的儿子,选择了不再探究到底。一些结痂的伤口被轻轻揭起,又或许会被迅速忘记。然而,这种遗忘是应该的吗?人在面对历史伤痛的立场、态度,在“看清往事”还是“安守当下”之间的取舍,选择弄明白,还是遗忘?让人深思。作为作者的方方,没有偏袒小说中的某一方、某些人,而是用尽量中立、冷静的态度,去呈现这个小人物被大时代挫伤的悲剧。她说:“我希望人们能够更客观地,去看历史过程中发生的一些事。这也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我要求自己在写作时,站在每一个人物的角度说话,而不是站在写作者自己的角度去说一厢情愿的话。同时,我希望人们要明白,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记住一切。对于很多凡夫俗子来说,忘却未见得就是坏事。我们不能要求太高。但是历史必须有人去记录下这一切。不能让所有的一切被时间软埋。我的这部小说,只是想通过人的命运或那些导致命运转折的细微事件,来提醒人们,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人民文学》杂志刘汀《软埋》是一个悲剧。确实是悲剧,但远不是悲剧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具有历史复杂性和现实感的悲剧。我要稍微简要复述一下这部小说的情节。这个故事中,历史和现实像编席子一样交错而有序地编织在一起,互相纠缠着向前推进。故事的主人公之一丁子桃(同时也是历史中的胡黛云),当年是川东大户陆子樵家的儿媳妇,因为土改,陆家害怕被批斗后活不出来,决定集体用“软埋”的方式自杀。胡黛云受命“软埋”家人,并为照顾年幼的孩子,从密道中逃出陆家。坐船时家里的长工富童为了胡黛云的丫头小茶而弃船而去,胡黛云和儿子落入水中,儿子丧命,胡黛云被人救起后失忆,有了新名字丁子桃。这个过程里,她遇到了有相似经历的部队医生吴家名,历经波折,两人几年后成了一家人,并生下了儿子吴青林。
  青林很小的时候,吴家名遇车祸身亡,丁子桃一直靠给别人做保姆,辛苦把青林养大。青林后来到南方工作,赚钱买了别墅给母亲住,可丁子桃住进去的第一天就陷入人事不知的状态。实质上,丁子桃是陷入了自己的过去之中,她多年来一直想不起来或不愿想起来的惨痛记忆,因为一些刺激而重新复活了,并且是以从十八层地狱一层一层向上走向光明的方式复活的。但她的儿子和外人无法知晓这一点。
  青林是学建筑出身,他的老板刘小川的父亲竟然就是当年吴家名的老上级刘晋源,也就是参与了川东土改的当事人,丁子桃也因为吴家名的介绍在刘家做保姆多年。青林受老板之命,陪刘晋源回川东办事,又受同学之约,和龙忠勇一起考察川东大宅,一些残留的历史细节开始进入青林的视野,又刚好和父亲遗物中几本日记的记述以及母亲痴呆前留下的只言片语相互印证。青林在犹豫和好奇中,走进了母亲曾经生活的婆家三知堂,也试图追寻母亲的娘家胡水荡,但随着线索的一点点清晰,他却越来越感到无力承受历史真相,最终选择了逃避和遗忘。
  情节简述如是,似乎并不复杂,但《软埋》有着非常独特的文本结构,吴青林和丁子桃两条线索并置,同时对历史事件进行追寻。丁子桃这条线索通过她的“不在现世”的灵魂,以倒叙的方式讲述了当年两个川东地主家族覆灭的故事;吴青林则因好奇的鼓动,试图去了解父母当年的情形,而渐渐回到历史现场。吴青林的追寻,并非是强烈的窥视欲望,而是一种非常现实的随遇而安的态度;丁子桃从地狱底层向上攀登的艰苦回溯,犹如生命临逝去之时的回光返照,在一条线索的最后,她回到了源头,却发现当初地狱之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自己开启的。她一生都在和记忆中的魔鬼作斗争,一生都在试图遗忘,但这芒刺在背的过去始终阴魂不散。如前面所言,这是一种编席子般的结构方式,两条线索的情节相互交错、补充,但每一条线索之中又都埋藏着一个回溯性线索,它们继而同时交汇于文本之中。一段有关中国农村、有关家族变迁、有关个人命运的历史就此浮出水面。
  因此,我以为这部小说的最大价值并非是写了作家较少涉及的题材,而是作者通过这样一个故事,展示出了不同代际的人面对历史的不同立场和态度。比如,以丁子桃为代表的曾经的地主阶级、以刘晋源为代表的革命者和政府工作者、以吴青林为代表的后来人(当代年轻人)和以龙忠勇为代表的人文学者,甚至还有以刘晋源的孙子为代表的90后,面对过去,他们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看待、进入和叙述的方式。但这部小说并非要表现一种历史相对主义和不可知论,而是要通过这些人物来呈现历史的复杂性,或者说,是把历史事件放在“历史的语境”与“历史的动态”中来考察。丁子桃是在场者,她负责复现当时的场景,因此主要是从其主观视角来叙述。而青林则是一种后来者的旁观视角,他继承了父亲的功利主义生存哲学,以现实生活为核心追求,对于他不能承受的东西,他尝试着去忘记,正如父亲吴家名经常所说的“忘记是人身体的最好的一个功能”。龙忠勇则类似于客观的视角,他选择了直面和记录,他认为只有记录下这些,才能更好地看清历史。
  通过这些人物的交错和并置,历史的复杂性就这样呈现出来了,但是无力感也由此埋下——没错,也是一种“软埋”。青林对于所谓真相的回避,刘晋源对于当年自己曾经参与的运动的解释,龙忠勇的书对大户人家变迁的探寻,事实上都并非刻意要去追寻所谓的真相,而只是在各自的角度去完成各自对历史的叙述。真相如同修建水库而被湮没的胡水荡和且忍庐(胡黛云娘家)一样,全部被“软埋”在时间之中。
  “软埋”这个题目,也因此具有了隐喻性,它从一个死亡的悲剧,变成了遗忘的悲剧。在书中,所谓“软埋”,是一个人对自己生命的彻底斩断,因为“软埋”之后是不得转世的,也就是说他不但要放弃这一世的生命,甚至还要放弃可能的另一世的生命,希望被世界彻底遗忘。事实上,不需刻意遗忘,人们经常身处于历史遗物的旁边,却毫不自知,就像丁子桃作为保姆在刘小川家里那么多年,他们从来不知道她就是胡黛云。作为一部小说,《软埋》自身成了一种特殊提醒,它是对被时间“软埋”的历史的文学打捞。还需要说清楚的是,小说并不是要站在过去的地主或乡绅的立场上来重新看待历史,作品中对于陆氏家族发家史上的贩卖烟土、侵占田地等过程,没有回避,更没有美化,对于剿灭土匪给百姓带来的安定与和平,给予了正面和积极的评价。因此,所谓遗忘和记起,也都是在不存在离散和奔逃、现实氛围相对安定的情况下,才得以进行的。 中国出版集团潘凯雄《软埋》的故事其实不复杂。小说有两个主要人物:丁子桃和她的儿子青林,并围绕着他们设置了两条叙述线索。一条叙述的视角来自青林:被人们从水中救出的丁子桃经青林之父吴医生抢救,虽留下了生命却失去了对此前的记忆,就连她的名字也是吴医生为之起的。吴医生去世后丁子桃便和儿子青林相依为命,在日常生活中她时而会无意识地流露出“突兀”的只言片语,让儿子疑惑自己妈妈的过去似乎隐匿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而与此同时,青林从父亲生前留下的日记本中知道了他在参加革命前竟是一个祖上在川东一带的地主子弟,压根儿就不姓吴,这就使他更加震惊。此后青林跟随做建筑设计的老同学到川东考察,无意中发现一处神秘荒废的庄园竟然就是自己母亲在无意识中念到的“三知堂”。在和“三知堂”所在的陆晓村乡亲们交流后,青林断定母亲就是在这里这段时间全家自杀的陆氏家族的逃生者。作品另一个叙述的视角则从丁子桃出发:事业有成后的青林为了让母亲过上幸福的晚年,为其置办了一套豪华的别墅住宅,但不曾想到的是母亲在进入别墅后不久便陷入了痴呆,痴呆后的丁子桃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从十八层地狱开始逐层向生死界攀爬,一路回忆还原了全家自杀的全过程。除了母亲,陆氏家族在被批斗前为了保存自己最后的尊严,连同仆人一起以“软埋”的方式——没有任何棺椁,直接入土埋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全家死后,由母亲将他们埋葬在庄园花园里,然后只身逃走,结果落水失忆。作品的结束是两条叙述线索的并轨,回到母亲身边青林想把她从痴呆状态唤醒,而母亲则依然在痴呆中对着自己幻境里的天雷愤怒地大喊“我不要软埋”,丁子桃的秘密随着她最后一声叹息永远地尘封了。 经过这样一番梳理就不难发现:《软埋》的故事的确说不上复杂,无非是在讲述一段“土改”扩大化的历史,且指向在这个过程中开明地主捍卫自己生命尊严这两个点,而相应所表现出来的主题大约也就是反思那样一段历史以及生命的尊严,当然也还可由此作进一步延伸,诸如对历史的态度是选择性遗忘而屏蔽还是不为尊者贤者讳而秉笔直书。这样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和相对单纯的主题用一个中篇的篇幅似乎也足以承载,但方方却偏偏选择了长篇小说这种文体,相信读者在阅读完《软埋》后也并不觉得作品“水”,反倒会有一种精巧别致的感觉,这就不能不说到长篇小说之所以成为长篇小说的另一重要问题了。 构成长篇小说的一个重要元素在于其“容量的大小与含量的轻重”,方方的这部《软埋》容量虽不算大但含量则绝对不轻,而与此同时,作者精心设置的双线并行逆时叙述结构也使得这部长篇更“像”长篇。不妨设想一下,《软埋》的故事如果用丁子桃或她儿子吴青林的单一视角顺时态展开叙述完全也可以还原那样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并且也不乏惊心动魄的可能,但可以想象的是作品的味道肯定不及现在这样。这大约就是克莱夫·贝尔所言的“有意味的形式”之魅力吧。 形式,是现在许多作家写作时格外重视的一个问题,这当然不是坏事,讲究形式总比无视形式要好,问题就在于这形式的使用能否与内容浑为一体并为其增加厚度、是否为内容增加“意味”,而“无意味”的形式不仅不能给作品增光添彩,反倒可能成为作品的累赘。《软埋》的结构多少有些“迷宫”的味道,但读完全篇,不仅没有为方方设计的“迷宫”所累,反倒似乎悟到了点啥。即便曾经的“失忆”本已逐一恢复,丁子桃所坚持的也不过只是坚决拒绝肉体的“软埋”,而那本该还原与反思的过去,却随着丁子桃的离去以及吴青林的“选择”而永久地被“软埋”起来。为何?为何?不能说、说不清,还是压根就不想说?天晓得?天知道?奈何!奈何!
(小树林电子书:www.xshulin.com)
====软埋下载地址====





关键词:软埋,文学txt电子书,全集,免费下载
上一本:老师,请先点名再动手 下一本:红牡丹

经典好书集锦

软埋提示:

关于作品:软埋是优秀的文学类好书,作品文字优美流畅,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本书作者是方方,大家请多多支持作家方方的作品。
关于版权:软埋由网友上传,版权属于原作者方方,本站提供软埋的txt电子书下载只供网友私下交流,原版阅读请各位书友去作者授权或首发站访问。若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以便及时处理。
感谢下载:感谢您在小树林电子书下载软埋。谢谢您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将为您提供更好的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下载最多的好书

赞助商链接

点击最多的文学电子书

[文学] 软埋

百度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