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

生为人母
喜讯在汪月芬家的大院里传扬。刘佳妮会说话了,说话挺完整的,很少有错句病句。还有呢,汪月芬的儿子,准备接老太太去加拿大享福了。看人家汪月芬,这么多年的寡没白守,养了一个好儿子。唯一不足的是,那个小丫头刘佳妮,..
神秘的厨子
张大奎是个极其细致周密的人,他早已利用查修管道的机会,把这里的管道口与不远处的下水道连接上了。就在他和魏国杰一起把木箱顺下来的时候,负责埋伏在下水道里接应的是肉铺掌柜,他带人迅速把上面顺下来的木箱一一运走。..
深圳的眼泪
医生说到这里,眼眶竟有些湿润了,声音也有些哽咽了。他说,我是学医的,我以前从来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除医生外,还有什么人能创造生命的奇迹,但是我现在相信了。这位白小姐就用自己的真情,创造了一个我们医生创造不了的..
生活恰似挂钟里的布谷
也怪不得洛雪会猜疑。那个夜晚有太多的悬疑留下。最要命的是我只能穿着裤衩背心回家,那种狼狈的样子不叫人胡乱猜想也不可能。我丢掉的自行车,丢掉的衣服和身上的女人的气息,还有黎明回家,这些细节加起来可以供人任意想..
傻小子的罗曼蒂克
二肥头发花白了,像一堆乱草,满脸皱纹嘴唇干裂,自己突然失业,又突然上柳镇上班,一年多的事情发展得出人意料之外,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是生活设好的圈套吗?二肥想得脑袋生疼,但还是弄不懂。大客车开动了,他长叹了一口..
身体里的门
在这短暂的一刹那,米粒看见他的手犹豫了一下,违背了它最初的意愿,并没有落下去,像做儿子的去搂他亲爱的母亲。她看着那只手和那个瘦削绵软而衰老的背之间,突兀地涌出一块空白,生硬地隔开了他们。为了这个,老奶粉挺惭..
生命的证言
公元二零零五年元月一日中午十二点二十分,郑家老爷子安详地离世而去。郑家儿女一个不落地围立在病床前,望着电子监控仪上的各项指标一步步地跌落,警报嘀嘀,行走中的谷峰曲线也渐渐拉直,最后成了一条直线。老爷子走了,..
生计以外
这一回高经济开的是自己家的门锁,但恰好那时候那已经不是他的家了。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晚上回家就不是了。他不知道,他拿钥匙怎么都打不开,因为锁已经被换过了。他只说是鲁拉拉搞的鬼,打她的电话,电话是关机。他火..
你跟世界撒个娇
远处的月亮正斜斜升起,川流不息的车河里渐次亮起一束束流萤,呼啸的风从四面八方汇集来,又奔涌去。原来,所有的爱都被火车带到这里了。我目光灼灼,迎面望着这个世界。转身,我看见我妈领着好多人疯了般从广场那头冲过来..
清明雨
自从我俩登上开往大西南的列车,在云贵川三省交界处的大山深处,我们还是最近的老乡!尽管在同事们眼里,我们就是完美的一对,可在我的心里,却拿她一直当小妹妹看待。的确,岁月的风雨,虽能使沧海变桑田,却很难抚平人们..
你无法听到我的呼唤
母亲和姐姐显然没有料到我这样突然地就出现在她们面前,母亲紧张地看着我,眼睛泪汪汪的。姐姐也手足无措地看着我,仿佛一个迷路的孩子,而我是那个知道方向的人。我一下子上前抱住了姐姐,紧紧地抱住了她。我知道,那个在..
你是他的药
这只是一刹那的事情。一刹那过后,幸福感让莫可名状的痛苦取代了。刘丽的身子抽搐成一团,心也抽搐成一团,她大睁着眼睛对自己道,刘丽,你太冷酷、太无情了!你只顾自己享受了,你把患了重病的夏家天撂在世上,让他怎么生..
故,事
是的,故,事,它发生于我离开风草村之前。那时,我的母亲还健康地活着,甚至没有病,甚至隐秘得很好的血栓大约还没有形成。那时,我在县里的一家单位上班,周六周日会骑着缺油的自行车回家,布满了铁锈的链条偶尔会蹭脏我..
狗的一九三二
罗伟章,1967年生于四川宣汉,现居成都。出版有《妻子与情人》等长篇小说。近两年在《青年文学》《小说界》《当代》《长城》《天涯》《芙蓉》等二十余家刊物发表长篇和中短篇小说及散文随笔。本刊曾转载过他的《我们的成长..
哥要出远门
好的坏的都掏出来,摊开摆桌上,明明白白让人家看。在县一中读的高中。成绩在年级排前二。没读大学,连个三本都没读。人家问,咋的啦?李佐答,根本就没参加高考,没分数哪能被录取?这么说,别有用心,是讲自己虎落平阳,..
三流棋手
康建国停住了。老人睁开眼,看着康建国手中的报纸,慢慢地把手掌伸了过来。康建国连忙把那块报纸放到他手上。老人把报纸拿到鼻子跟前,久久地看着那上面牛金河的照片。半晌,老人闭上了眼睛。康建国看见有眼泪悄悄地从老人..
等待阿尔法
父母同时住院,要独自照顾两个病人的她分身乏术、濒临崩溃。她遥望着传说即将接管人类生老病死的人工智能,仿佛古人遥望着明月,未来无法预测,但终将到来。传说,今晚会有红月亮。许多人早早在朋友圈里晒着自己的赏月计划..
少年走失在1992
街的拐角处围了一圈人,那圈人中间,席地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她的长发遮挡了她的脸,依稀可以看到她脸上一处处已经痊愈的疤痕。那个女子的右手上,一支笔正在不停转动,那是一支银灰色的钢笔。有人碰到她了,女子身子..
等待八年的爱
“你跟老子干啥子丢人现眼的事哪,嗯?你快讲!不讲,不讲老子打死你!”田大山怒吼着,吐沫星子急雨般喷射到田水莲脸上。田水莲退了两步,畏缩地望着父亲。父亲老了,焦黄的脸满是皱纹,象个晒干的柚子,头皮刮得精光,裹..
你怎么知道你的生命不是一场梦境
李静没事的时候还是会到楼上和王小米说体己话。她最爱说的话是,小米,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幸运。如果不是认识你,我和马构就不会认识,人家马构比我还小两岁呢,我这个年龄的女人不求什么惊天动地了,就是图个舒心,你表哥一..
天狗吃太阳
高考结束以后,孟大学回到了生他养他的红土沟。苦役般的学校生活告一段落,孟大学仿佛卸下千斤重担,整个身心一下子松懈起来。原打算回家后什么事都不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把读书消耗的元气补回来。可是第二天一大早,他..
马蜂:死不了
男孩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有些事,有些话他总得要对女孩子说的,女孩也总得要知道的。他究竟没有潇洒起来,北京的事情他拿得起,却放不下。不管怎么说,他也得负些责任,只是女孩今天不该这种气质出现在他面前……那事他不一..
你要我说什么
我的话到底能起作用。韦子林终于往嘴里夹了第一口菜,端起杯子跟我的杯子碰了碰,喝了第一口果茶。韦子林说:“她既然无情,我也无须有义。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我同意分手,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她必须赔我花在她身上所有的..
秋天里
项晖推开范一明,坐在范一明旁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那时她并没想到范一明会被自己一刀捅死,直到她喘息了片刻,看着范一明抽搐了一阵后突然不动了,而那把刀像座山峰稳稳地嵌进范一明血液漫流的后背上时,她才感到了恐惧。..
米小
米小披着大衣在门前等很久了,大衣的领子上、肩膀上都落了雪。老远看到彩衣了,真有些不认识她了,猛然想起已经有十年没见到姑娘了,十年,女儿的整个青春岁月啊——眼泪瞬间模糊了眼眶。还没等看清走近的人影,那人影已经..
墙上的钉子
那天晚上,盛珠丰和尹丽红在棉被里吃着饭喝着酒聊着天,说着盛珠丰很穷苦的时候他是怎么立志有一天想当一个富人的,也说尹丽红在老家发生的一些乡里村外的趣事,他们一开始一人披着一床棉被还是感觉冷,后来,盛珠丰说我们..
爱又如何
认识老康,是一次偶然。那时,苏紫梅和她的帅哥白金正幸福地爱着。虽然她的爱情并不被同学和朋友看好,当着面开她的玩笑,说她是一朵花插到牛粪上。并不是说这堆牛粪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根本就是一堆没有营养的牛粪。牛粪..
乔冉
我下意识地眯缝眼,环顾四周,左侧几米外的空地上,有人在跳慢三步。一个穿米黄色风衣的女人,正被一个壮实的老外搂着晃动身体,那张熟悉的鹅蛋脸我不会认错。我像个老人,颤巍巍地走到她跟前,轻轻喊了一声,乔冉。借着夕..
爱到无人倾诉
你爱过一个人吗?一个女孩,80后的女孩,中国最有女人味的女人,你爱过吗?你这些年有过一场爱情吗?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一场燃烧得很巨大、甚至能把你活活烧死的爱情吗?所有这些,我都有过,而且不止碰上一场大火……我..
请注意汽车
如果一切顺利,从城西客运站坐车,有四个多小时的路程,赶天黑前,他是能回到老家,睡在自己的炕头上了。这时,他也看见,一辆公交小中巴像喝醉了酒的醉汉,从马路上向人行道冲撞了过来,正在车站等候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叫..
爱,为了普渡众生
古今往来,爱所创造的奇迹连冥冥之中的神灵也会感到惊讶。比如,瘫痪的勃郎宁夫人因沐浴在爱河之中而重新站立起来,她因此而吟唱的诗句如花朵般装点着人类爱情的圣台。然而,是否有一种爱情,它超越了个体的生命,可以像春..
都市边缘的孩子
1997年5月,Z君在H省K市十六庙拍摄渔民的工作。这里的渔民不少来自距K市几十公里的Q市东营镇双坡村。东营镇双坡村的渔民并非天天守在十六庙,他们要“赶水流”,每个月停在十六庙的时间都是有固定天数的;此外,为生计所迫..
单碗儿
接到转业通知的时候,陈云亮心里很难受,刚满26岁,想当职业军人不离开部队的愿望就破灭了。怀揣着红宝书《毛主席语录》,背着简单行囊的陈云亮由北向南辗转奔波到贵州,终于在偏僻的小县城找到父亲所在的单位。在一个油毛..
爱恋狂
星期一,李晓彬一去上班,就见有人在《红叶》律师事务所院内等她。是个男人,很年轻。一见她便伸出手来,很热情、很亲昵地说:“晓彬,还记得我吗?”她看看他,一张书生脸,眉毛很淡,头发很黄。哦,她想起来了,是她的大..
沈东武
我和沈东武认识的方式,有些非同寻常。那时我二十出头,正处在人生少见的艰难时刻。如今我是这么看待生活的,总有一段难熬的日子,让你自我怀疑。不过当你再经历多一点,会发现,那只是生活的常态。当时的我尚存文学理想,..
爱情视窗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我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让我紧紧守住这个秘密!有什么能够让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重新悸动?那一定只能是:纯真。是啊,虽然她已经二十九岁,虽然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但是毋庸置疑..
爱已到家
云贵出事那天早上,天空晴朗,没有任何征兆。他和以前一样,跑到工程队驻扎边上的一处高点,吹了半个小时的笛子。那悠扬的笛声,动人的音符,飘在山川溪流,像一台闹钟,吹醒工友们的睡意,然后很享受地起床,洗脸、刷牙、..
秋日的苍凉
在一个下着小雨的黄昏里,她打着伞走到了他们俩初次约会的那片树下。这已是两人认识的第二年秋末了。细雨迷蒙里,他这个人,他们之间的情感,好像是很久远的事,被裹进了雨雾的深处。一些开花的树,在风中兀自微摇,他们之..
亲骨肉
这时候,简直没有人能洞穿她的内心。她好像真的疯了,她突然狂笑起来,叫嚷着:“我的‘菲利普’死了,我的‘菲利普’死了,我不想活了……”然后,她突然拿起了菜刀,径直朝她的孩子冲了过去……他虽然想去阻止,但已经来..
黑猫事件
沈默站在门外,怀里抱着一大团漆黑的绒毛,目光殷切地注视着挡在门口的我,这使我想起一年前他向我求婚的那一刻。作为妻子,我尽力婉转地请求我的丈夫:别让这只猫进家门好不好?送回去吧,现在就送回去!刚说完这句话,沈..
晴雯 晴雯 我的花神
我一边哭着晴雯,哭着我的好妹妹,一边在想,像她这样一个女子,是不适合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到另外一个世界上去,或许是她的最好出路了。我在想,晴雯临走之际,一定是呼唤了我的名字的,她一定是流着最后一滴泪呼唤我了..
时间流逝了,她依然在这里
她才这个年纪,就担心养老的问题了。她忧患,是因为她自尊。记得多年前看过她的一篇随笔,写她散步的时候,看见一个体面的老人犹豫之后,终于向着路边食客的一桌剩菜走去。她说,我发誓,只要我活着,绝不让我和我的家人沦..
十字绣
蒋莉莉心里立即燃起大片绿油油的预感。但是她的惊喜与兴奋,不过是电光石火。见面之后,董德光果然提出了复合的要求。她当然没有答应。董德光大为惊奇,询问原因。蒋莉莉说我的生活里有一个男人,已经足够了。董德光迟疑片..
琴瑟无端
许粼粼甚至看到了那袭长裙旋转出的波纹。真美。她想。她再次微笑,这时,她已经走到李亚如跟前了。这时,她才注意到,除了大提琴,李亚如手里还拿着一件东西。是客厅里那只精致的木雕。这时候,李亚如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那只..
石榴花开
麦子忽然间就觉得时间有些紧迫起来。这一年来,除了看病,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许多正经事情都被耽搁下来。娘家不到十里。母亲心挂两头,十天半月就要来看她一次,竹篮子总是满满的,她却一次也没有回去过。儿生母苦,想..
你那儿有没有树
老洪说,我才不管谁是谁的傻鸟,我就是要告!作为和你种过树的老战友,我提醒你,你告你要吃亏的。孟大然的话有了应验。老洪果真吃亏了。开庭那天他要告的领导根本没有出现,能够代表领导的小秘书仅仅气了老洪几句,老洪就..
飘来飘去
我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我急忙跑到街口来,我用胳膊往怀里护着丁丁,怕它着了冷风。那个男人在石狮子背后,突然他一个箭步上来,摘下墨镜往雪地里一丢。我就惊心动魄起来,我简直要崩溃了。他张开双臂迎上来,狂喜地说,哎哟..
世上最美的脸
阿兴感到伤心极了,他伸手摸过躺在床边的那只丑娃,陈家妹妹送给他,他带回家后,扔在那里,一直没有动过。阿兴郑重地抱起丑娃,抚摸着丑娃奇怪而又可爱的胖脸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他想陈家妹妹了,很想很想。傍晚,..
南北情书
1992年海南小伙江碧在某杂志页下发表一则个人名言,附通讯地址,收到三十多封来信要求交笔友,黑龙江省建三江的一位职高女学生雪儿回信总是很快,于是你来我往,五年两个人共写了近五十封信(这里只选登了部分),直到1997..
钱氏母女
腊月的一天早上,钱霭凤从钱柳氏的那只大柳条框子里拿出她很早以前就为自己亲手缝制好的一身老衣?那身衣裳,红袄绿裤,一双绣着荷花荷叶的尖脚鞋,令钱霭凤诧异的是,竟从这身衣裳里掉落出了一条红缎带?钱柳氏的身体比她..

最受欢迎的爱情图书

赞助商链接

网友推荐的爱情图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