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机器之道
道可道,非常道罗伯特已经准备好产生第三十五个后代。这个后代和他的模样很像,只是眼睛的颜色稍有差别。他的眼睛是深红色,而三十五号的眼睛是浅浅的红色。红色的眼睛对人类来说不是好的样貌,那是某种遗传缺陷的象征,经..
魅力谎言
陶克先生:第一张明信片我想你已经收到了。正是你那篇《魅力谎言》的小说让我遭受了四年牢狱之苦。起初我并不知我们为什么会被警方缉捕,特别是我还受到来自同伙们那样猛烈的攻击。后来当我在百思不得其解中偶然读到了你的..
尺雪锁魂刺
长安城最近不太平。但,有个地方的生意特别好。“你来鬼门关?”说话的是个少妇。“是啊,你也来鬼门关?”答话的也是个少妇,“我怕我男人突然大肚子生出娃娃来!只好来找戚神医。”戚神医姓戚名鬼,他的医馆叫鬼门关。一..
Secret base
“我回来了。”玄关处传来了三上崇水的声音,他匆忙换了运动鞋,鞋架旁的指针已经转到了十二点过半,过了三上家午餐开饭的时间。“哥,你好慢。”干净的声音自里屋传来,那是崇水的弟弟三上雪哉,“菜都冷得差不多了。”“..
春堂暮
这是一排绒花白的院落,坐落在晚秋将至的宁江城中,院落此起彼伏,偶尔可见红色的枫树将叶子伸展出来,而这院落在宁江有它的名号,就叫作春堂。春堂是宁江流传两百余年的一家药堂,因为祖辈的乐善好施,一度让宁江春堂在大..
神秘的绑架
凌晨4点10分,江城巡警发现一名年约50岁的男子被人绑在马路边的交通护栏上。男子身穿单薄的内衣,绑了三根麻绳,一根将男子的上身牢牢地捆在铁栏杆上,一根系在反剪着的双手手腕上,再一根将双腿膝盖与护栏勒在一起使之成为..
吊头山
阿孟小野偷看到村庄的秘密被发现,阿牛出声救下他们,阿牛承诺会带他们下山,但是,他们必须带走村庄的一个人。阿孟决定带走虎子……晚上的行动在我心头发酵,情绪变得高昂而紧绷,巧巧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她刻意地在我身边..
冻尸杀人事件
这里是被称为“鱼河岸”的东京中央批发市场的筑地总场。其正面有隅田川流经,左边是筑地川支流,右面则淌着筑地川的主流。批发市场占地22万5千平方米,约有后乐园球场三倍大。这里担负着为关东经济圈28万人的厨房提供食材的..
strawberry
这几天来,早川志黑在家忍着不抽烟,甚至还提前洗了准备堆积到周末再处理的衣服,都是由于一个特别的理由:因为她,住在自己家里。与她初次相遇也就是五天前的事情吧,那是傍晚七点左右的光景,白昼快要结束。早川在便利店..
闻到烟味的贼
我正要按第二次铃时,门就开了。我原以为会见到卡尔·拜勒曼,结果开门的却是一名发色淡金、表情严肃的高颧女子。这女的看来像个一辈子苦命又不肯认命的苦但。我报上姓名,女人点点头说:“是的,罗登拔先生,卡尔正在等你。..
编外侦探
9月28日傍晚,大友铁突然被搜查一课课长福原叫去。福原课长对他用下命令的口气说:“明天你去一趟涉谷中央署的特搜本部,对此案再作一次详细的侦查。”对这突如其来的工作指派,大友感觉有点儿突兀。因为涉谷中央署的特搜本..
未来探案之死者的选择
案件发生的时间是据今日之后又59年。冬季某日凌晨。地点还是我们这颗星球。59年后,你我也许都还活着。到时候,别忘了打开电视,一起看此案的终审判决。接近破晓,刑侦科探员罗丹一夜未睡。他很无聊。无聊这个字眼对于探员..
香·谋
每一次精心策划的谋杀,都有难言的杀意。日本的佛家高僧一休大师曾经说过一句禅语:“入佛界易,入魔界难。”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可以在这个故事开始之前,将凶手的名字告诉你。可是,凶手的心里到底暗藏着怎样的“杀意”,..
污损的花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动弹不得。嘴被宽大的透明胶带封住,双手和脚则被不知道什么绳子牢牢捆绑。四周灰蒙蒙的,却在颠簸。头顶只有狭小的空间,身子近处放着一副油腻腻的针织手套和一个印着“中国石化”字样的塑料桶,这是一..
未来探案之劫波
空荡荡的中心广场的深蓝色长方形时钟高八十米,宽一百米,钟面透亮,反射着太阳的光华,看起来具备玻璃质感。有风吹过,时钟随风摆动了一下,上面显示的时间也随着摆动了一下:10:35。在时间顶端闪烁着日期:4,319,999,999..
没有真相 只有微笑
“还没走?”安娜局促地站起来。“在等我?”乔带着惯有的挑逗眼神笑着,她没心思与他进行这重复了无数次的争吵。“不,”她停了会儿才回答,“你知道不是。”“就不能给我点儿想头吗?”乔眨眨眼。安娜没理他,顾自出了实..
免费乐透
介绍男子不停玩弄着背带裤的背带。“那么,大家都知道嫌疑人就在你们中间吧?”学生们互相怀疑地看着对方,教室里十分安静。“从哪儿开始说呢,大家的伙食费也不是笔小数目,装有伙食费的信封在学校活动时间丢了,而且在教..
消失的萤火虫
北信浓地区是被高山围绕的小镇,东西跨度大约三十九公里,南北跨度十二公里,海拔高度从十三崖的四百二十四米到里岩菅山的两千三百四十一米不等。小镇面积的百分之九十几乎都被原始森林覆盖。此时,正值春意渐浓的时节,黑..
雾笛
英吉和幸子小姐跳完了最后一曲探戈回到座位上,船长随之起身,牵着留美小姐的手进入大厅中央。华尔兹舒缓的旋律在大厅里弥漫开来,就连此刻船体细微的摇晃,也仿佛是在跟随着舞曲三拍的节奏一般。“船长先生跳得真好啊,他..
通灵游戏
我一直难以忘记发生在猿岛的那件事,因为它实在太不可思议了。那是在1980年的秋天。说实在的,1980年对我来说真是个奇异的年份,我遇见了许许多多莫名其妙的事情,最匪夷所思的就是那年秋天我亲身经历的杀人事件。那年刚入..
哭泣的房间
玛纳缇房产公司的业务部在离JR池袋站不远的一幢大楼的底楼。在一间用隔板与从事窗口业务的区域隔开的小型会议室里,中山繁行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瞄了一眼桌上的液晶时钟。他倒不是在意现在的时间,而是想确认一下今天的日期..
Over The Rainbow
青木壬京一只手撑着脑袋向外望去,手表的指针已经转到了晚上七点过半,老师指着黑板上的公式又嘱咐了几遍,才宣布可以休息了。壬京今年才升入高二,如果不是父母啰啰嗦嗦一直在耳边唠叨升学的事,他根本不会来参加这个晚间..
秋祭会疑案
南袴市蓑石村两年前成了无人村。村子里的人慢慢老去,最后寿终正寝,于是共同体终于瓦解,以致消亡。我站在一个高坡上,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块块正被疯长着的、生命力强劲的野草覆盖着的荒地,以及夹杂其间的旧铁皮屋顶和裂..
忧伤之夏
在这个被困在蒸汽机中的夏天,我终于在两天里结束了我的高中生涯。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彻底的结束。但谁也预料不到意外将何时发生、将怎么发生。就像现在这样——刚抱着怀旧的小文艺心理走进学校的大门,就看见了一..
和你去了远方
一远山英太要搬离山梨,是在上周突然决定的,他已准备好要杀掉那个人。照片里肚子已经微微凸起的女人正被一个精壮的男人牵着,一起挑选蛋糕,虽然面容有些模糊,但那男人嘴角的微笑却动人地凸显出来。他就是自己的目标,曾..
花雨枪
十四岁少女夏初荷生于精通武器制造的世家,她家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只剩她在母亲的掩护之下存活。她隐姓埋名,被年轻的锦衣卫薛怀安收养。为解开家人被害之谜,夏初荷重拾家族手艺,吸引仇人。然而一起起意料之外的凶杀案..
赌城恩仇录
众所周知,赌城拉斯维加斯是一座罪恶之城,有人在此一夜暴富,也有人在此命丧黄泉。没有明显的迹象说明拉斯维加斯系黑帮犯罪分子建成,就是有,也不可能形成文字记载。1940年,犹太黑帮派本杰明·希杰尔到拉斯维加斯开拓市..
电脑游戏专家之死
“你不能杀死那些仙女,应该救她们。”“可是她们老是挡着路,我要过去拿钻石。”我说。“你每杀一个仙女,就会延长30秒的时间,要是杀了10个仙女,就会返回第一级。”马克耐心地解释。我松开手上的键盘,说:“不玩了!太..
绝叫城
实在是吃够了酒店里一成不变的三餐,我独自跑到御茶水车站附近吃了顿烤肉。补充完能量后,充满动力地回到房间坐回写字台前。刚刚九点,只要今晚努力一下就能轻松完成今天的工作量,明天夜里估计就能完稿了。明天夜里……唉..
东京杀手
白天的秋叶原是东京的繁华场所,暮色沉沉中,此刻竟透出难得的寂寥。凌晨一点,在附近一家居酒屋打工下班的小岛樱提着行李匆匆走过街头。今年21岁的她高中毕业就离开了家乡,孤身一人来到东京找工作。她租住在离秋叶原不远..
角落里的马
早晨的几个小时里,杜蒙特镇郊区边缘的一家专门销售高档首饰的珠宝店“泽勒精品珠宝”,变成了犯罪现场。治安官杰夫·麦克奎德神情凝重地查看着店老板克拉克·泽勒的尸体,他是被一把小口径手枪打死的,子弹正中心脏,一枪..
奇闻怪谈:日本民间故事
日本本土流传着大量关于鬼灵精怪的传说故事,这些本土民众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既是日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日本文人学者创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源泉。本系列丛书精选了日本文学大师小泉八云、田中贡太郎、芥川龙之介等..
独立日惊魂
这是个炎热的夏日,但M·屠夫开车时戴着手套,他喜欢手心出汗的感觉。他从一个路口下来,继续沿着一条几乎空荡荡的公路前行。大海就在附近,他摇下车窗,呼吸着大海的气息。从这么远的距离,一般人很难闻到大海的味道,但他..
朱公案之古宅灯光
八月二十日清早,朱公刚用罢早饭,就见一衙役急匆匆闯进来嚷道:“朱大人,大事不妙了!”“何事如此惊慌?”朱公放下茶杯问道。“大人可还记得那个死宅?”衙役问道,见朱公面带不解之色,又解释道,“就是西庄王豫园的故..
电视里的哀嚎
露西躺在床上,凝视着剑桥旅馆客房的天花板,盘算着是否到城里找个人来让自己娱乐一下。她刚刚从芝加哥拜访一位客户回来,身负使命到这里参加一个技术座谈会,但最后疲劳占了上风。露西下了床,打开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播报..
岛上的女儿们
《岛上的女儿们》是一部席卷欧美的反乌托邦畅销小说,以独特的女性视角,书写了残酷的社会制度下备受压迫的女孩儿奋起反抗的动人故事。一座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岛上,所有居民都是最初上岛的十个男性居民的后代,岛上资源有..
被选中的人
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五官端正却相貌平平。他身强体壮,个子也很高,却没有一点威严的感觉。硬要说的话,大概挺直的腰板是他唯一的特点了。他给人感觉很像电视剧里的那个父亲。不对,应该说像电视剧中聚集的群众演员,总之并..
朱公案之铡龙秘史
话说朱公在京城办完公事,便穿了便服,带着杜捕头在京城随处游览。这天二人走到一条宽阔胡同,只见临街是一处大场院,虚掩着门,正有人悄悄从里边出来。朱公忍不住斜眼一看,只见里边挤得满是人,吆五喝六,好不热闹。杜捕..
现场直播杀人剧
我叫关敏茵,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部门主管。这天,我刚吃过晚饭,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息,发送人是我们公司的执行总监——在此暂称他为A男吧,短信内容是:“今晚召开紧急会议,请各部门主管九点整在公司大门外集中。”公司在..
驯服
在24楼,最大的好处就是安静。这栋总高24层的大厦,名字非常简单,就叫“24楼”。当初建成之后,这名字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购买。然而,一到跟前,还没上楼,人们又折返回去,打消了购买的念头。因为24楼没有电梯。楼梯倒是有..
死亡锯幻影
日本著名女魔术师鸟山秋月在表演其获金奖的魔术“死亡锯幻影”时,意外地被电锯锯断身体,随后死亡。当时在场的中国摄影师正巧是个破解疑难案件的高手,他与日本警方一起,查看了舞台和道具等状况,询问了鸟山秋月的道具师..
怪物1
过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又开始刮风。灰尘扑头盖脑地朝脸上扑过来,风镜上很快糊了厚厚一层,视线几乎完全被阻挡。风刚起来的时候,检测器便发出了呜呜的哀鸣,李诺和唐勇飞快地将铁锨扛在肩上,转身就往院子里冲。即便如此,..
未来探案之藏天
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和对宇宙的认识一样渺小,一样知之甚少。女探员关青这段时间睡眠一直很差,很难睡着,即便是睡着了也会做些奇奇怪怪的噩梦,随之马上惊醒。她知道,这和她办理的上一个案件有关。那是一个关于记忆的案子。..
中国绳子之谜
钟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偌大的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倒置了——衣柜、书橱、电脑台、沙发等一些大型家具,甚至连电视机、电脑、台灯等家电也被整个儿倒了过来。墙壁上的海报和一些油画也头朝下的挂在墙上;茶杯和碗..
未被遮住的手指
推理故事像藤缠树。推理部分为树体,将树的根,枝叶相连相通后,便得出真相;而那些纷纷麻麻的线索,是柔软长藤,触须交错,围绕树干,加上云影斑驳,风吹草动,藤后的真相看起来就虚虚实实,若隐若现。这个故事分为树部,..
暂时谋杀
此时,当你翻开这一页的时候,就相当于坐在我的对面,听我讲述。我们之间摆放着两个酒杯。你的酒杯是满的。我的却永远是空的。你问我:“既然摆了酒杯,为什么不喝酒?”我说:“为了解救。”“解救什么?”你好奇地问。“解..
形人师
秋风瑟瑟,黎斯站在一艘乌头海船的船板上,身体不由一阵颤抖。他仰望云端,白云悠慢似从来没有过移转,但自己的脚步却不知何时才会逗留。“黎大哥,你想什么呢?”一个幼稚甜美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黎斯微微转头,身旁是一个..
决狱之火
德克萨斯州科西卡纳城工人聚集区,一间木质平房正被大火吞噬,火焰飞舞,油漆、瓦块和家具烧得啪啪作响,烟尘直冲屋顶,窜入每个房间,霎时间房子就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11岁的巴菲·芭比外出游玩回家,她的家与着火的房子..
双头蛇
调来这个小镇警局已经两年,却终日无所事事。这也难怪,小镇居民大多安居乐业,犯罪率自然低得可怜。只是最近的几起毒蛇咬人事件引起了小镇居民的恐慌,在遇袭者名单中,著名小提名家马洛夫先生也赫然在列。传说袭击这位头..
朱公案之一枚铜钱
眼看就到元宵佳节,朱公因政绩卓著,上面特批下假期一个月,便带着师爷、杜捕头、文书吏与仵作一起,去汴梁城游玩。朱公进了汴梁城一看,果然热闹:街上推车骑马,往来买卖,络绎不绝。看那汴梁河上,更是拥挤,各色大船,..

最受欢迎的文学小说图书

赞助商链接

网友推荐的文学小说图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