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爱在地裂天崩时
对于一个做过无数次的梦,他清楚其中所有的细节。在梦中,他像上帝般俯瞰一切、明了一切、潜入一切——他,就是世界本身。他看到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一个燠热难耐的午后斜倚着一棵法国梧桐,体内的兴奋和期待在奋力对抗恹恹..
九连环之白老虎
华阴县城南的坊市中,一家新来的马戏班子正在演出。大帐篷内挤满了看客,人头黑压压,却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紧张地注视着舞台上。从幕布后,响起一声低沉而凶猛的咆哮,紧接着,一只土黄色的斑斓猛虎走了出来。它体躯..
甜蜜的“毒药”
“昨天傍晚六点左右,一名家住足立区的四十多岁妇女,喝了家附近便利店买的清凉饮料后恶心呕吐,被送进医院抢救。这名入院时已丧失意识的妇女现在已恢复知觉,暂无生命危险。目前,警视厅正在慎重调查,此事是否与上星期在..
死亡速度
“预备——射击!”“砰——”刑警罗格呆呆地望着15米外的电子屏幕,手枪慢慢放了下来。硝烟味似乎格外刺鼻,他扭过头,眉头皱了一下,脸上的疤痕也皱了一下。“还不错!0.75秒。”欧阳夏雪边说边从小监控室里走出来。罗格..
我们必将知道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大卫·希尔伯特平成二十四年七月,十九岁的挂谷邦彦离开东京,回到京都的家里度暑假。虽然名义上说是度假,但其实主要是在帮家里做工。挂谷家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家庭旅舍,虽然规模并不算大..
女警接连死去
舒秀丽在周广武身下拼命挣扎:“你是我媳妇!”周广武说着,手伸向舒秀丽两腿间。舒秀丽惊恐哭喊……舒凡赤着脚跑过去:“妈妈!妈妈!你又做梦了!”舒秀丽被女儿摇醒,坐起来。“妈妈,是不是因为昨天参加苏伯伯的葬礼闹的?..
天眼秘径
姜源坐在火车上,两眼默默地望着窗外。三月的西北高原,依旧定格在冬季萧条的景象里。孱弱的阳光下,斑斑驳驳的残雪嵌印在荒茫无际的原野上。远处灰青的山峦和偶尔掠过的树影,逆透出一种原始而苍凉的色调。他并没有在意外..
再见哆啦A梦
我逃离城市,回到故乡,是在一个冬天。天空阴郁得如同濒死之鱼的肚皮,惨兮兮地铺在视野里。西风肃杀,吹得枯枝颤抖,几只麻雀在树枝间扑腾,没个着落处。我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拖着行李箱,缩着脖子,回到了这个偏远的村..
最终曲
一芳雪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边的排水沟中传来恶臭。苔藓斑驳,长满贴墙的地线。不同往日的是,今天,街道的墙面上横七竖八贴满了通报。“人类的叛徒,兰斯洛特!”通报上印着一张大头照,照片上那人胡子拉碴,脸部瘦削,..
啼血金钱
深秋。秋雨绵绵。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准确地说应该是凌晨了。细雨迷离的灯光下,清源市公安局的办公楼十分肃静。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陶大可神色疲惫,眼睛微微有些红肿。陶大可背对着探长欧阳夏雪和警官罗格,声音涩涩地说..
我讲我爷爷的故事
我来给你讲述我爷爷的故事。本来,这个故事应该由我奶奶来讲,她见证了我爷爷的大部分生命,她讲述的视角将更加真实和全面。但我奶奶压根儿不愿意提起我爷爷,只是当她弥留之际,神志昏沉时,才会在深夜里愤愤地骂着那个早..
浸血的鸡冠花
张三当上老板,身后跟着鲜靓的小蜜;李四中了大奖,三年换俩老婆;就连刚脱贫的王五,也曝出了一夜情的绯闻。跟人家一比较,于连元觉得自己的日子没法过了,身为工商银行金库保管,成天面对的除了厚厚的铁门,就是林岚那张..
思源
徐徐的晚风吹走了夏日的炎热,路边紫色的女娲草随着风的抚动倒向落日的方向。轻风在由女娲草组成的草原上刮起一道道波纹,波纹舞动着,传播到远方平缓起伏的山丘上。思源星的这个季节,落日很晚,太阳透过火焰般的晚霞,将..
啼血悲情
清晨,一个小小的山坳里,黄玉臻静静地躺在那里:她的脸惨白,眼睛没有闭上,透蓝的眸子定定地望着蓝天;衣裳被撕开,裸露的乳房凝脂一样,挺挺地高耸着;下身裸露,左腿伸直,右腿稍微弯曲,显得更加颀长和美丽。映衬在粗..
你需要的一切
你一定想不到他们竟然会这么蠢。这里可是全国最大的太空站,数百个全息摄像头覆盖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而这三个混蛋竟然以为他们能抢劫货币兑换处,还想侥幸全身而退。不错,他们的确带着几把陶瓷手枪混过了我们的安检仪器..
寻找地接
1940年9月15日凌晨,上海豫园。曾经的江南园林明珠豫园,如今饱受战争损毁,园内景物荒芜,到处残垣断壁,园外的空地上搭建了不少棚屋,无数难民居住其中。倏然,豫园深处的林木之中,白光一闪,宛如探照灯般明亮,但又瞬间..
地外文明:追踪外星生命
多年来,探索地外文明已成为一种全球性文化现象,然而,对于神秘的银河城邦及其先进的外星文明,我们依然所知甚少。一直以来,我们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外星人的确存在吗?它们拥有怎样的历史与文明?本刊编辑部经过数月时间..
吻吻我吧
层峦叠嶂的摩洛山宛若一朵硕大的青色莲花,郁郁葱葱地盛开在波平如镜的龙潭湖之畔,是清源和江城两座城市交界处的风景胜地。一条小溪从山岭间蜿蜒而下,洁白如练,汇入湖中。站在远岸观看,但见湖光山色,含翠吐碧,仿佛置..
死亡导师
雪,漫天飞舞。三个豆蔻女孩并排站在悬崖上,张开双臂跳了下去。女孩们的身后,一辆白色轿车绝尘而去。这是一场企盼已久的雪,铺天盖地的雪花,很快将女孩们的足迹和轿车痕迹消弭。一个星期后,雪渐渐地化了,一个攀岩爱好..
逃离进行时
这是戴洋第三次押着刘平出来寻找被他们抢劫的那二百多万元的银行巨款了。前两次他们押着他走了发案交界地带的三个省区,结果一无所获。抢劫银行的三名犯罪嫌疑人已逮住两名,下面加紧追捕另一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才是工作的重..
昆仑之泪
“号外!号外!‘昆仑之泪’诅咒再次灵验!持宝人暴毙家中,绝世珍宝不知所踪!号外,号外……”小报童们扯直了嗓子在大街小巷上窜下跳,脸上挂着“号外”专属的幸灾乐祸。明凤桢买下一张报纸。黑色的大标题赫然入目:昆仑..
异星异兽
正午,遥远的太阳微微点亮了这片位于赤道地区的心形冰原。举目远眺,除了无垠而残酷的白色,四下空无一物。整个世界寂静如初,仿佛宇宙尽头的坟场——在这坟场中心,是一座突兀耸起的冰山脉,最高峰约莫两万五千米,如一条..
双花扣
傍晚时分,天气阴阴的。何家大院的红漆大门紧闭,门前一对石狮子犹如黑夜里的两盏灯,祥镇人却说那是何峰的两只眼,可就是睡着觉都睁着眼的何峰被一枚飞镖掠走了性命。县局刑警队队长肖劲带人撤离了祥镇,案子却没搁浅,何..
九连环之画中猫
长安城郊外,阳光明媚杨柳青青,新落成的芙蓉山庄内,本年度第五届文艺座谈会正在进行中。山庄主人叫李思训,乃皇室宗亲,曾任幽州大都督等要职,因武氏垂帘后风向不对,识趣地退隐赋闲,以吟诗作画为乐。尽管如此,他在朝..
谁会在路上等你
半个月前,我还坐在北京燕山脚下的画室里,咬着根牙签,对着画架子上雪白的画布发呆。半个月后的今天,我已经到了这里。这里是甘肃省的武威,古称“凉州”的地方。在路上,我总是很早就醒。我拉开窗帘,天刚蒙蒙亮,街头一..
九连环之火烧石
深夜的山谷,万籁俱寂,到处覆盖着黑黢黢的树林,散发出神秘气息。其中,有一小片山壁光秃秃裸露在外,寸草不生。那是一块白色半透明岩石,平坦光洁,宛如美玉;再仔细瞧瞧,则会发现表层下有许多暗红色纹路若隐若现。一名..
神秘旅行客
当晏云被救起并经景区卫生所医治返回到宾馆后,那轮如薄纸般的弯月,如影随形地悄然跟了进来。“我没事,仅是擦破点皮。”受到惊吓脸色苍白的晏云朝前来探望她的人说。“没事就好。”率团的导游小姐袁小月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嘘出..
风流命案
牛鹏程遇到一起非常棘手的案子,已是天气渐寒的十月。吴满银的诉状上写得很清楚,他女儿吴雅仙在一天夜里去董士清家的棉地里偷棉花,遭遇了醉酒的董士清。董士清将吴雅仙要挟到地头看棉花的小草棚里,实施了奸淫,致使吴雅..
螳螂的热情
“今夜……真的吗?”绪方志郎两颊肌肉紧绷,以畏怯的眼神凝视着吉泽惠子。距两人所坐的树荫下草皮数公尺外,正午的阳光投下炙热的光影。“你只是开车而已。”“话是这样没错,但……”“你比我更被逼得走投无路呢!”绪方..
九连环之牵机毒
石头村位于凤凰坡南,有几十户居民,近几天发生了许多怪事。张二婶家灶上炖的白菜豆腐,开盖时变成了一锅马钱子。小锁子上山放羊,领头的不知怎么站到了树梢上,口吐人言,痛、痛、肚子痛。里正梁仲达家的井,一夜之间冒出..
人人都爱查尔斯
他进入了太空,宛如获得自由的鱼儿跃出了水面。透过“飞马座”号的舷窗向下看去,最初是灰色的城市和棕色的小镇,然后是绿色的农田和黄色的沙漠,很快一切都被白茫茫的云海覆盖。等他钻出云海,已经在太平洋上空,世界变成..
黑.月
房间里很暗,只有台灯依稀亮着。破旧的桌子上散乱地摆着档案袋和文件夹,上面的标签已经模糊不清了,但那里面记载的每一宗案件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分配到秦淮警局的案子,总是有那么点儿惊悚和诡异,让人很难忘却。就比如..
九连环之永定渠
太原府城墙上,夜色浓重。强劲的东南风,一阵阵刮过,呜呜作响。汾河像一条狂暴的巨龙,从北方奔腾而来,到城下骤然减速——一道八丈高的巨坝横亘在河面,仅中央留三个桥洞。河水在大坝下激荡、回旋,掀起滔天巨浪。一名站..
大饥之年
宝永三年(1706年)四月七日日本萨摩藩屋久岛下屋久村雨下个不停。浅灰色的云幕笼罩着屋久岛山脉,已经连续一个半月看不到屋久岛的最高峰宫之蒲岳,下屋久村的三十三间草房都生出了惨绿的青苔。数十人聚集在村中央一栋大屋..
不夜传奇
公元2014年8月9日储乐怡坐在电脑旁发呆。现在是周六的晚上七点半。储乐怡待在医生办公室的角落里,因为许久没有移动鼠标,计算机已经黑屏了。窄小的办公桌上除了电脑之外,散乱堆积着记号笔、圆珠笔、黑色水笔、科研记录本..
孤魂海葬
窗户不知被谁打开了,站在船舱的通道里,就能够看到铅色的天空和深沉的海面,一派黯淡,芝浦地区阴云密布的景色也渐渐地映入了眼帘。从窗户吹了进来的北风,在耳畔响起呜呜的呼啸声。荒崎守是山景丸这艘货船上的一等航海士..
古观星台上的吹埙人
当年元世祖一声令下,全国平地而起二十七座观星台,昼参日影,夜观极星,以正历法。主持修建的人正是编制出我国古代最先进、也是施行最久的历法《授时历》的科学家——郭守敬。一中原旷野。哀怨的埙声。一个男人的身影从天..
几乎是春天
冷冰冰的玻璃窗外,冬天正在离去。湿漉漉的不成形的雪花落到花坛的黑土上,落到街灯照耀下潮湿的马路上,落到匆匆来往的行人身上。远处,在大片松林后面,大海白浪滔滔。波罗的海一连三天风大浪高。我用眼睛的余光瞥见,离..
端木月之死
一点火光划破了黑暗,勾出一道大弧形,向街中心跌坠下去,那点火光在柏油路上弹跳了几下,最后静止了下来,看清却是一只烟蒂。端木琛倚着阳台的栏杆,满脸忧色地,刚弹走了一个烟蒂,这时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
出巴别记
那时天下人的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
待我迟暮之年
唢呐刺耳干燥的声音突然停住,小锣砰砰敲响,一旁的黑衣道人面无表情地高喊:“孝子贤孙,拜!”周围的亲戚哗啦啦跪下了一片。舅舅和舅妈在我前面,恭恭敬敬两膝着地,头咚咚碰在水泥地上。我却需要使劲儿才能跪下去,腹部..
马文轩的最后一案
马文轩是个推理小说迷,做“私家侦探”完全是出于兴趣。马文轩二十六岁的时候父亲出车祸意外死亡,却一直没有找到肇事司机。他一度意志消沉下去,后来在妻子朱秀丽的扶持与开导下,办了一家私家侦探事务所,做起了侦探。马..
九连环之紫玲珑
太原府衙门公告栏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身材颀长的青年道士,灰道袍洗得发白。另一个是年轻姑娘,约十八九岁年纪,穿轻黄衣裙,梳一条麻花大辫子。两人正全神贯注地看一张告示:“三月十五日于飞龙阁举办义卖会,以接济乡..
赶鬼
那件离奇的窃案发生在一个星期前。杜仲堆得像仓库的侦探社被人一夜之间搬得只剩下四壁。说那桩窃案离奇,原因有二。一是,那件窃案的发生是因为名扬上海滩的大盗黑羽请杜仲非帮他一个忙不可。由于事情之重要不容杜仲推辞,..
缺角的公证书
巫秀梅在宏理建筑公司当会计刚一年就死了。所有的人都很意外,又都觉得她死得很可惜。巫秀梅很年轻,刚22岁,原本工作也不错。都认为她不该这么早就死去的。但她毕竟是死了,这是事实,很明显。还有一个事实就不那么明显了..
孤竹国里的饥饿艺术家
首阳山的深秋叔齐觉得四肢无力,头有点儿晕。早上有些冷,依然还在睡觉的伯夷头上已经结了一层清晨挂下的秋霜。叔齐哈了一口气,一小团雾升到眼前。在破旧的木门外,风呼呼作响,就像上个冬天牧野城外周国虎贲“隆隆”的行..
孤儿
华西小区的一间公寓里,安然和同事们紧张地忙碌着。死者是男性,体形异常肥胖,体重不低于四百斤。死者的双脚被绑在桌腿上,双手反捆在背后,头伏在桌上的一堆食物当中。尸体的两腮部有被手指按压过的淤痕,口腔中还有大量..
陌路星辰
一没有谁知道外星人的母舰是何时突然出现的,当人们第一次发现天狼星系多了一颗“行星”之后,恐慌就开始了。外星人的母舰很大,体积跟地球人在天狼星系的第九地球殖民行星相仿,它与其说是飞船,不如说是用行星改建成的巨..
草的语言
当深红色的太阳贴近盖恩β起伏不定的地平线时,戴维·霍恩的气垫滑橇翻过了这座位于繁荣港以东七十英里处的小山丘。距离他的双脚三米远的地方,一丛丛刚进入成熟期的塔拉草在傍晚的微风中轻轻摇曳,同时将无数细小的孢子释..
白日幽灵
1932年,夏。正午的烈日密密麻麻地扎在上海滩的每一厘土地上,巡警们一面抱怨一面溜入茶馆“蹭凉”。相较而言,负责码头治安的警察就没这么幸运了,这是苦差,他们几乎偷不出一分钟离开这个大蒸笼——自从年初的“一·二八..

最受欢迎的文学小说图书

赞助商链接

网友推荐的文学小说图书

赞助商